Wade the-ass-grabber Wilson

I DO NOT GRAB ANY ASS OTHER THAN THE ONE COVERED IN RED-AND-BLUE SPANDEX

【贱虫/短信体】You’ve got an Inbox message.

[晚上7:00]

 

[已发送]:HOLY SHIT, Spidey. 你不会知道我刚才看到了什么。太意想不到了

 

[已发送]:我是说,我不想这么承认,但是天哪,我刚刚看到的那个男孩的屁股的形状足以申请一个“全球最美翘臀”吉尼斯世界纪录了。而且这是在纽约!这里怎么可能出现另一个可以和完美的蜘蛛屁股相媲美的另一个生物呢?

 

[已发送]:但当然,亲爱的,你懂我:我还是更喜欢你的屁股。如果你能让我多捏一把的话,哥的票担保只投给你。

 

[来自Spidey]:Wade,我很确信我留给你手机号是为了“紧急事项”的通信用的。

 

[已发送]:而怎么不能是一个紧急事项呢?

 

[来自Spidey]:我在工作,拜托。

 

[已发送]:什么?你在开玩笑吗,亲爱的?晚上七点绝对是全美一致认定的下班时间。就连“Merc with a mouth”也绝对不接超过晚上七点的任务!

 

[来自Spidey]:Wade我不想跟你在短信里吵架因为我真的很忙我是认真的Okay?让我工作!

 

[已发送]:你知道,哥一向不会听从任何发号施令,但如果这是Captain Spidey的命令的话,哥可以特别破例。

 

[已发送]:等等——

 

[已发送]:hOLY SHIT

 

[已发送]:OMGOMGOMGOMGOMGOMGOMGOMGOMGOMG

 

[已发送]:等等等等等等等

 

 

 

 

 

[晚上7:05 ]

[来自Spidey]:Oh MY God。DEADPOOL。你——能不能——善解人意一点?我真的在工作,好吗?你知道刚才那串该死的短信震动声差点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吗?

 

[已发送]:明白!Got it!但是Spidey,哥现在有一个比世界末日还要严肃的问题要问你,而那个问题就是——你多大了?

 

[来自Spidey]:为什么问这个——算了,19,告诉你之后你会保持安静吗?

 

[已发送]:会的,会的,他绝对会非常安静,只要你再回答一个问题:你的头发是什么颜色的?

[来自Spidey]:……我觉得这个问题已经严重涉及我的隐私了。

 

[已发送]:Oh come on Spidey!就回答这最最最最最最后一个问题,好吗?求求求求求求你了?看在超凡好朋友的面子上?

 

[来自Spidey]:褐色。

 

[来自Spidey]:Okay,没有更多的问题了,没有了,到此为止,你明白吗?你知道刚才我手机疯狂震动时这里有多少人盯着我看吗?几乎一群——好吧,没有那么多,但问题在于,已经有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我看了,而那意味着,你打扰了我工作。所以。别。发。短。信。

 

[已发送]:好的。没问题。我保证——十分钟内绝绝对对不会再打扰你了。

 

[来自Spidey]:一个小时。保持安静一个小时。

 

[来自Spidey]:一个小时后我会休班,你有什么“紧急事项”的话,到时候再说。

 

 

 

 

 

 

[晚上8:05 ]

[已发送]:工作怎么样了,Spidey?

 

[来自Spidey]:至少比被短信连番轰炸强。

 

[来自Spidey]:另外……我觉得……很奇怪。

 

[已发送]:有什么不对的吗,甜心?

 

[来自Spidey]:不,就是刚才好像有个人在店里连续点了二十杯咖啡。你觉得这正常吗,Wade?这个人是咖啡因成瘾吗?我觉得我不能再卖给他咖啡了,这对健康不太好。

 

[已发送]:owwwwww,所以Spidey的工作是咖啡店店员?在哪儿?不会是星巴克吧?哥超爱星巴克的。

 

[来自Spidey]:是星巴克没错——等等。你不会去搜遍纽约每一家星巴克吧,Wade?

 

[已发送]:你想让我找你吗,亲爱的?虽然纽约精确地来说有357家星巴克,但如果哥愿意找,你懂的,可能只需要十分钟!我们要来一场星巴克约会吗?

 

[来自Spidey]:别——千万别!Wade,我现在没有穿制服。千万别来找我

 

[已发送]:好的,甜心。我懂。consent is sexy。在你没有穿制服的时候去找你就像OOXX的时候不带套一样不负责任,而我绝对不会——oh GOD,这真是一个不合时宜的比喻,是不是,Spidey?忘了它吧。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点了二十杯咖啡的奇妙顾客,对不对?

 

[来自Spidey]:呃……是吧。其实,他有点……

 

[已发送]:你在想他为什么一直盯着你看,是吗?

 

[来自Spidey]:你为什么会知道?

 

[已发送]:翻翻你的聊天记录,甜心。你不是提到过有个人一直盯着你看吗?哥对这种“散发着暧昧气息”的危险场景一向很有洞察力。

 

[来自Spidey]:好吧。

 

[已发送]:所——以——,你觉得他怎么样?

 

[来自Spidey]:我……什么?什么怎么样?

 

[已发送]:嗯哼,对于这个问题还有别的方面的解释吗?当然是,你明白的。在是否足够SEXY这方面。哥的意思是说,当然,他可能没有那么帅,或者说更可能是“帅”的反义词,但是,SEXY不一定要和handsome挂钩——你觉得呢,Spidey?毕竟很多女人认为六英尺二英寸是男人的完美身高,而这就意味着,长相就没那么重要了——但我的意思,并不是说你会和一个女人有着同样的想法。总之,哥想说——FUCK,忘掉上面那段话吧。

 

[来自Spidey]:……Wade,说真的,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已发送]:他。长相如何?

 

[已发送]:说任何你想说的,甜心

 

[已发送]:或者说从“噩梦级别的恶心”到“不想再看一眼”——等等,或许这位陌生人长得还不错呢,咱们怎么知道,哈?毕竟哥又不在现场。哥是说——万一,你觉得他……非要用一个形容词来形容的话——你会选什么?

 

[来自Spidey]:我……Wade,这很怪,我们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的长相评头论足呢?

 

[已发送]:为什么?为什么不呢?因为很明显,Spidey,他,绝对,很可能——对你有意思。你觉得不是吗?不然他为什么要买那么多杯咖啡就为了呆在那里不走?

 

[来自Spidey]:你怎么知道他买咖啡是为了呆在那里不走?

 

[已发送]:哦得了,甜心,这再明显不过了,你不能因为你是个没有恋爱经验的书呆子就否认过来人的经验之谈!现在我们聊重点:你——觉得他如何?

 

[来自Spidey]:我觉得……他真的不是对我有意思。但是,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热切地想知道我对一个陌生人的长相的看法。我觉得……呃,他……他可能没有那么帅……但是也不算丑。他下巴轮廓还挺好看的。

 

[已发送]真的吗?!?!?!?!?!?!?!?!

 

[已发送]:“下巴轮廓好看”?hOLY shit。这真是——意想不到。

 

[来自Spidey]:不要对我的用词评头论足,我觉得我的形容没有任何问题。

 

[已发送]:好的——好吧——OK——OH MY GOD。尽管哥还是要说——算了,这不重要。重点是,你觉得,你认为,在你看来,whatever。如果这个人现在约你出去你愿意吗?

 

[来自Spidey]:我……什么?

 

[已发送]:苍天啊,甜心,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咱们别让这个可怜人等太久,好吗?

 

[来自Spidey]:Wade,你今天真的很奇怪。首先,我很肯定这个陌生人不会约我出去;其次,我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这么关心我的感情生活;最后,如果非要让我回答得话,答案是“不”。我不会和只遇见过一次的陌生人约会的。

 

[已发送]:“NO”?

 

[已发送]:可你明明说过你觉得他——你觉得他不丑的!

 

[已发送]:你怎么可以这样欺骗这个可怜人的感情?

 

[来自Spidey]:……oh my God。

 

[来自Spidey]:听着,Wade。我向你保证我不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人。可是我和这个人只见了一面好吗?我们是完全的陌生人。我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每做好一杯咖啡他点的咖啡时我必须大声叫出他的名字——而且他留的名字是“蜘蛛侠的秘密情人”,顺便说一句这真的很令人尴尬,但那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不了解他,所以……这太突然了。

 

[已发送]:但如果他长得像瑞安·雷诺兹一样帅的话你就会至少给他一次机会,对不对?

 

[来自Spidey]:苍。天。啊。

 

[已发送]:我是不是说中了你的心思?

 

[来自Spidey]:……我向上帝发誓,并没有。

 

[已发送]:而我向梅林的耶稣的圣母的雇佣兵之神发誓,你就是这么想的。

 

[来自Spidey]:……Fine。既然你非要这么想,那我告诉你,你错了。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个人现在立刻走过来向我搭讪,我绝对会和他聊的。我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的长相而不愿意接近他,Wade,我是认真的。

 

[已发送]:Well,亲爱的,那你可一定要遵守承诺

 

 

 

 

 

[晚上8:35]

[已发送]:下班了吗,Spidey?

 

[来自Spidey]:没。好,我现在要告诉你,刚才那个人真的找我聊天了。我没有拒绝他。明白了?我对他的长相不在意,我跟你说过一百遍了:我。真的。不是。以貌取人的人。

 

[已发送]:哥懂的。哥完全懂的。说真的,像你这样可爱天使一般被圣耶稣加持过的纯洁心灵怎么会产生任何不政治正确的想法呢?你只差一步就要成为第二代圣母玛利亚了。

 

[来自Spidey]:……我没有和你开玩笑,Wade。我……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你相信,但是我真的真的真的——

 

[已发送]:OK,OK,我明白的,开玩笑而已,哥相信你。现在咱们为何不聊聊你那突如其来的“星巴克速成约会”呢?哦,你的约会对象现在不在旁边吧?你们会不会需要一点“私人时光”?

 

[来自Spidey]:没有……他不在。他去上厕所了。

 

[已发送]:所以。你觉得。这个人……我是说,除了外表的部分。他怎么样?

 

[来自Spidey]: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此这么在意。

 

[已发送]:为什么不呢?

 

[已发送]:超凡好朋友当然有资格关心彼此的感情生活!XDDDDD

 

[来自Spidey]:好吧。看来你真的真的很想知道。

 

[来自Spidey]:他还不错。

 

[已发送]:为什么咱们非要用这么模糊的词呢?就不能用个更加科学精准的系统来度量一下?比如——如果这是一场考试,满分是十分,而及格分是六分的话——你觉得会给他打多少分?

 

[来自Spidey]:七分吧。我不知道。

 

[来自Spidey]: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呢,Wade?我……我真的不明白你……算了。你这是打算给我相亲吗?你觉得“哦我可怜的蜘蛛朋友一直单身实在是太逊了如果他再不脱单的话就实在是太悲惨了我必须推他一把”,对吗?

 

[已发送]:哦……呃……不是。哥是觉得,如果你正巧能够遇到一个你觉得比较有意思的人的话……你懂的……试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伟大的爱情就像是加了三份辣酱一样的塔克饼一样诱人,Spidey。加上SEX就更妙了。

 

[来自Spidey]:好,够了。我不想再听你……我……哦,对,他上厕所回来了。再见,Wade。我现在要专心致志要和这个陌生人探讨脱单问题了,毕竟那正是你希望我做的,不是吗?

 

[已发送]:正是如此,亲爱的。但是等等——他上厕所回来了?真的吗?你确定吗?

 

[已发送]你确定没有看错或是什么的吗?

 

[已发送]:Spidey?????

 

[已发送]:SPIDEY??????????

 

 

 

 

[晚上9:40]

 

[已发送]:甜心

 

[已发送]:看在梅林的耶稣的圣母的雇佣兵之神的份上

 

[已发送]:回短信好吗??

 

[已发送]:我搞砸了什么吗?

 

[已发送]:你走的时候给那个陌生人留手机号了吗?

 

[已发送]:嗯,我是说,万一你们偶尔还想再出去随便转转什么的。以防万一……万一你对他有兴趣,我的意思是。当然,如果你对他没兴趣,那也完全OK,当然。

 

 

 

 

 

[晚上10:00]

 

[来自Spidey]: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还支撑着我现在回复你短信

 

[来自Spidey]:但是我想说,是的,你的确搞砸了,我现在……我很……算了。

 

[来自Spidey]:好,听着,Wade。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在看手机,但是无论怎样不要打断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来自Spidey]:关于今天我遇到的那个陌生人——他是不是个有趣的人?是的。他是不是个热情的人?是的。我介意他的长相吗?不介意。但是我不想再和他出去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你显得太迫切了。说真的,你把我当什么了,DEADPOOL?你觉得我是你家看着不顺眼的旧沙发可以在搬家的时候随便扔掉吗?——我——天哪,我都在瞎说些什么。问题是,我

 

[来自Spidey]:好吧。上一条短信没写完。我真的气得手都抖了。我一定是在胡言乱语。但是你难道不觉得自己更像是在始乱终弃吗?你不觉得你的问题更严重吗?你以前对我说过的那些胡话都是假的吗?我——我是说,好吧,可能只是我以为你——但问题是,对,问题是,就算你对我厌烦了,你想着“为什么蜘蛛侠不能给我留点私人空间,看不出来我已经烦死他了吗,干脆给他一点暗示算了”,你也不能

 

[来自Spidey]:不能逼迫我和我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约会

 

[来自Spidey]:对,我的意思就是这个。我不需要你把我随随便便塞给一个我今天才在星巴克认识的陌生人。

 

[来自Spidey]:而且我要告诉你,是的,他很幽默,但是没有你幽默,如果非要打分的话他只有六点五分,但你可以得九分,而且我觉得他身材没有你好,还有

 

[来自Spidey]:OH MY GOD

 

[来自Spidey]:忘掉上面那条短信

 

[来自Spidey]:我说的不是OH MY GOD那条

 

 

 

 

[晚上10:05]

 

[来自Spidey]:我想我刚才好像是有点发烧。

 

[来自Spidey]:总之,我可能说了点胡话

 

[来自Spidey]:我要睡了。

 

[来自Spidey]:今天别再发短信

 

 

 

 

[凌晨00:01]

 

[已发送]:SPIDEY

 

[已发送]:我错了。

 

[已发送]:甜心

 

[已发送]:好吧。哥向你坦白。那个人是我。

 

[已发送]:我是指你昨天在星巴克看到的那个长得像被放在榨汁机里榨过一样的大号牛油果的家伙。

 

[已发送]:我看了你发给我的短信——我要向梅林的耶稣的圣母的雇佣兵之神发誓,即使你必须是我家里的一件什么家具,你也绝对不是什么旧沙发。你绝对是这里唯一最干净的我天天都要擦上三遍的XBOX。

 

[已发送]:以及,老天,“为什么蜘蛛侠不能给我留点私人空间,看不出来我已经烦死他了吗,干脆给他一点暗示算了”这样愚蠢的想法是如何从你聪明的蜘蛛脑瓜里冒出来的?告诉我该如何对你厌烦,好吗SPIDEY?如果真有这样的方法,我确信它们一定会对于帮助重度毒.瘾.患.者戒掉海.洛.因有重大帮助。

 

[已发送]:但是我发誓,我没有打算把你随便塞给什么陌生人!而且我很高兴你给我打了九分——等等。什么——认真的吗??????

 

[已发送]:OMGOMGOMGOMGOMGOMGOMGOMGOMG

 

[已发送]:太晚了,SPIDEY,太晚了

 

[已发送]:我忠实的手机已经收到了你发来的每一个字母外加标点符号。我的通信运营商见证了这一切

 

[已发送]:我爱你火辣的表白!!!!!!!等我找一下我所有最可爱的emoji。<33333333333 xxoooxxoooxxxoooo。我也爱你!!!交换戒指!!!我愿意!!!!*winkwinkwinkwink XDDDDDDD ;-);-);-)

 

 

 

 

[早上08:00]

 

[来自Spidey]:……好吧,Wade。我真没料到早上起来会看到这个。我本来还打算跟你大吵一架来着。但是……

 

[来自Spidey]:我也爱你。

 

 

 

【END】

 

two lonely losers(x)

peter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deadpool熟络起来的。他只知道,在aunt may去世、Gwen死去以及自己与MJ分手后,每天他能够说上话的人变得越来越少。为了避免伤害他人,他渐渐不再以peter parker的身份和几乎任何人展开关系,无论是友谊还是爱情。

他的两个身份之间产生了巨大的鸿沟,他变得很少说话,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在穿上spidey制服出去巡逻的时候。他突然变得非常孤独,即使身为Spider-man时无休无止的废话也让他在夜晚感到空虚。

于是在这种时候,唯一能和他说上话的人似乎就变成了Deadpool。Peter和他在一起时几乎不会感到孤独或者无聊,他总有办法逗乐Peter,总有办法让Peter觉得自己不是一个pathetic loser。因此他开始越来越多地和Deadpool相处,起初是因为公事,比如共同打击犯罪,但后来越来越变成了因为私事的相处。当Peter在战斗中受伤时,他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待在Deadpool的公寓里疗伤,并且即使是伤很快好了之后也并不想离去,Deadpool又脏又乱但有生活气息的房子比他一个人冷清的公寓要好的多。

Peter起先很抗拒自己这样的转变,但是他发现习惯是可怕的,他几乎已然演变成了每周几乎有四五天都要去Deadpool家打游戏或者过夜的情况。

这一年的圣诞节又到了,Peter想起Deadpool因为任务原因已经离开NY一周,预计今晚回来,而他也已经一周多没有见到对方了。他不想在圣诞夜这种合家团聚的日子也要孤零零一个人,于是决定去看看Deadpool在不在家,他们或许可以一起吃个饭什么的(当然,借口是他只是"顺便路过")。他去超市买了烤火鸡和一只彩虹小马作为给Deadpool的圣诞礼物,放进背包里,穿上制服荡到了熟悉的地址。

Peter趴在deadpool的窗户上敲了敲,很快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还有被惊吓到的诅咒声。Deadpool推开了窗户,Peter立刻意识到他没有穿上衣,他身后站着一个(同样没有穿上衣的)女人,对方正尴尬地捂着自己的胸。

peter觉得自己似乎打扰了deadpool和他女朋友的甜蜜圣诞夜,正准备离开,deadpool就已经很快送走了女人把他请(拽)了进来。deadpool很快和他解释道那个女人不是他女朋友,只是他在圣诞夜随便从街上找来的一个妓/女,因为"一个人过圣诞夜实在是太不deadpool了,christmas应该充满了sex。当然,没有sex但有小蜘蛛也可以"。

两个人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圣诞夜,交换了礼物(显然deadpool惊讶于peter竟然给他准备了礼物),deadpool十分体谅地没有问他为什么没有和家人在一起以及为什么来找自己之类的问题。他只是在peter为"打扰了他的sex life"而抱歉时说和Spidey在一起当然更好了,毕竟在圣诞夜这种时候只能和大街上随便找来的妓/女一起过夜真的非常……not cool。

这让peter意外地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deadpool,和他一样,现在的自己也已经是孤身一人了。他在deadpool惊诧的目光中摘掉了自己的面具。Well,我觉得向你保密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毕竟所有我爱的人都已经离开我了,而即使他们还在我身边,我也不会觉得你会伤害她们。

Deadpool张开了双臂,peter很自然地把脸埋在了他的胸前,无声地啜泣着。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另外一个人产生过如此亲密的body contact了。他没有再和别人交谈,说笑,拥抱,被慰藉。他以为自己已经成熟到不会在这种肉麻的时刻而流泪了,但似乎一切都事与愿违。

这似乎是我收到的第二个Christmas gift,你终于肯让我知道你是谁了,deadpool说,spidey,我会惊喜过度的。因此,我觉得merc with a mouth 有必要礼尚往来地再送给你一个圣诞礼物。

什么? Peter问。

Me, Deadpool说。You won't be alone anymore.